前Gucci时代强将Frida Giannini即将卷土重来

Estimated read time 2 min read

导语:在崇尚尊重和名誉的时尚界,那些中途被淘汰的创意总监,无论创造过怎样的辉煌,卸任时都难免被贴上“尴尬”的标签。 但庆幸的是,时尚产业因其快速的新陈代谢,也让卷土重来的大戏不断上演。 自2015年离开Gucci以来,前创意总监Frida Giannini已经淡出公众视野四年了。 不过,她最近在接受意大利日报《Il Sole 24 Ore》采访时表示,她已经准备好重返时尚界。 (来源:时尚头条网)

Frida

Frida Giannini和Gucci原任CEO Patrizio di Marco都被“开除”,但相比定义历史,人们现在似乎更倾向于审视未来会发生什么。

作者 细雨

“我应该回归时尚界,希望加入一个比Gucci更有吸引力的品牌。” 据悉,她已经提交了几份报价并放弃了一些奢侈品牌的预约,但没有透露更多细节。

这不是常见的回归。 最关键的一点是,Frida Giannini 在短短六个月内就改变了主意。

就在去年9月,《纽约时报》制作了一个名为“T台背后的生活”的专题,采访了Lanvin前创意总监Alber Elbaz和Bouchra Jarrar、Oscar de la Renta前创意总监Peter Copping、J .Crew前创意总监等人士总监 Jenna Lyons、前 Diane von Furstenburg 创意总监 Jonathan Saunders 等奢侈品牌创意总监卸任后的生活。

这些创意总监大多数都马不停蹄地工作了20年,突然有更多的时间享受生活并开展一些小型的创意合作项目。 他们普遍表示,离开大型商业品牌后,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幸福、更加开放。

弗里达·贾尼尼也不例外。 在采访中,她表示,卸任后除了专注于家庭之外,她也开始在时尚和高级珠宝方面进行一些小型合作。 她退居幕后,经常在协议中明确表示,在合作项目中不会提及她的名字。 同时,她与老东家Gucci合作,专注于慈善工作。 2017年,她成为“救助儿童会”董事会成员,前往约旦和叙利亚进行实地考察并举办筹款活动。 她强调这是一份全职工作,并提供了很多满足感。

“我不想说时尚界的坏话。 我有过难忘的经历,遇到了很棒的人,但现在的情况与四年前有很大不同。 行业里的DJ越来越多,设计师却越来越少。 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成为那个世界的一部分。”

显然,去年9月对正式回归时尚界兴趣不大的Frida Giannini,如今态度来了180度大转变。 尽管他卸任后与老东家Gucci和解,并进行了大量慈善相关合作,但“希望加入比Gucci更有吸引力的品牌”的针对性说辞,依然激发了业界不少想象,而目前之后,Gucci如火如荼,逐渐挑战了LV的地位。

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除了希望“退居乡村”之外,一些创意总监也表达了回归主流的期待。 例如,Bouchra Jarrar 在动荡时期曾短暂留在 Lanvin,希望继续经营自己的个人品牌。 然而,对于Frida Giannini来说,她的回归或许比其他创意总监更加困难。

事实上,当大家都沉浸在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打造的新Gucci狂欢中时,Frida Giannini和她的丈夫、Gucci前CEO Patrizio di Marco双双被“开除”的情节几乎被过于停滞的行业节奏彻底消除了。 成为上个时代的古老典故。

Frida

Frida Giannini 和 Patrizio di Marco 于 2009 年成为恋人,并于 2015 年结婚并育有一女。

2014年12月中旬,Gucci母公司开云集团突然解雇了Patrizio di Marco和Frida Giannini。 CEO和创意总监几乎同时离职,创造了当年时尚界最大的人事冲击。 此前Frida Giannini也向外界澄清了辞职传闻,但她辞职的时间晚了不到半年,甚至比预期提前了一个多月。 原定于2015年2月25日在米兰发布2015秋季系列后退出,但他在一月初匆忙辞职,没能在2015年2月25日的Gucci 2015秋冬男装秀上落下帷幕。 1 月 29 日。

颇具戏剧性的是,Patrizio di Marco在离职前向Gucci员工发表讲话,并发出一份3000字的声明,称自己的离职是被迫的,“离开了属于我的圣地,留下了未竟的事业,有违背我意愿的事情”他还表示,Gucci内部的敌人在幕后策划了他的垮台,或者是因为他无法忍受和Frida Giannini在一起。

不过,CEO和创意总监在Gucci同时辞职并不是第一次。 20世纪90年代中期,创意总监Tom Ford和首席执行官Domenico de Sole联手拯救了Gucci,使品牌实现了教科书般的逆转,在1994年至2004年的十年间将销售额从最初的2亿美元增加到30亿美元。

时尚业界_时尚界职业_时尚界工作/

Tom

Tom Ford时代的Gucci是性感的代名词

1999年,LVMH与开云集团前身PPR对Gucci进行了一场持久战。 当时,LVMH利用监管漏洞,在短短20天内斥资14亿美元收购了Gucci 34.4%的股份。 在这种情况下,Gucci提出被LVMH全面收购,但被后者拒绝,因为Bernard Arnault希望以最小的成本获得Gucci的控制权。

令人意外的是,在被LVMH拒绝后,Gucci决定扩股,以30亿美元的价格将总股本的42%出售给PPR。 扩股后,PPR成为Gucci最大股东,而LVMH在Gucci的股份则从34%稀释至20%。 不仅如此,Gucci还与PPR达成战略协议,确保Gucci的独立性,并继续发展多品牌战略。

Gucci的举动激怒了LVMH。 伯纳德·阿尔诺向荷兰法院提起诉讼。 法院认为Gucci行为不当,但并未裁定撤销Gucci集团与PPR之间的交易。 LVMH向荷兰最高法院提起上诉。 经过反复谈判,LVMH集团最终同意在2001年将古驰集团的股份转让给PPR。由此,PPR最终以80亿美元收购了古驰集团。

然而,所有权变更后不久,内部权力斗争迫使Tom Ford和Domenico de Sole于2004年双双离职。两人随后创立了Tom Ford同名品牌。 Gucci任命Mark Lee为Gucci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后,品牌的创意方向分为三个。 Alessandra Facchinetti 负责女装,John Ray 负责男装,Frida Giannini 负责配饰部分,该部分在收入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比例。

仅仅两个赛季后,亚历山德拉·法基内蒂和约翰·雷相继离开。 2005年3月,Frida Giannini被委以重任。 在人们久久不能忘记Tom Ford定义的Gucci的时候,得到内部支持的Frida Giannini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要开启一个新的Gucci时代。

图为Gucci

图为Gucci 2006秋冬系列

1972年出生于罗马的Frida Giannini于1997年加入Fendi,后担任配饰主管。 2002年,在与Tom Ford短暂交谈后,他加入Gucci担任手袋设计总监。 她接任创意总监后,虽然承受着突破Tom Ford的巨大压力,但她很快建立了既体现意大利华丽又凸显干练职业女性的审美风格。 同时,她也将摇滚乐作为长期的灵感来源。 其从独立女性角度出发的设计视角,迅速刷新了人们对Tom Ford时代Gucci是性感代名词的刻板印象。

2009年,Patrizio di Marco从Gucci的姐妹品牌Bottega Veneta加盟Gucci。 他试图通过减少标志性双G标志的使用、缩小产品范围、用奢华材质重新引入经典款式等方式将品牌推向更高端市场。 同年,Frida Giannini 和 Patrizio di Marco 成为恋人。

图为Gucci

图为Gucci 2009春夏系列

图为Gucci

图为Gucci 2009春夏广告大片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Frida Giannini最初广受好评的创作方向开始变得不清晰,内部管理也变得混乱。 2011年,自2008年起接替Mark Lee担任Gucci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的Robert Polet也因无力挽救Gucci的颓势而下台,Patrizio di Marco接任。 与此同时,PPR集团首席执行官François-Henri Pinault亲自接手品牌并进行了重大重组,将旗下拥有Gucci、Bottega Veneta、Alexander McQueen等品牌的Gucci集团改为奢侈品业务部门。 2013年,PPR集团正式更名为开云集团。

频繁的动荡带来销售数据的负面反馈。 就在Gucci解雇这对夫妇的同一年,集团三大核心奢侈品牌中,只有Gucci的总销售额较上一年下降,录得2%的下滑,至34.9亿欧元。 2014年第三季度,该品牌销售额下降1.6%至8.51亿欧元。 第二季度下降了5.7%。 第一季度销售额下降3.2%。

2014年,Gucci迎来了最关键的时刻。 次年1月1日,Bottega Veneta的功臣Marco Bizzarri被任命为Gucci新任CEO。 那时的Gucci已经完全失去了耐心。 消息人士称,当时缩短Frida Giannini合同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尽快确定品牌未来的创作方向。

Alessandro

以Alessandro Michele为代表的“新创意”和Marco Bizzarri为创意总监提供宽松空间和慷慨营销支持的“新管理”共同造就了品牌​​的跨越式增长。

Marco Bizzarri 上台后,力排众议在内部提拔设计师 Alessandro Michele 担任品牌创意总监。 创意总监随后用吸引年轻人的创意带动品牌实现连续11个季度的商业神话。 不言而喻。 Patrizio di Marco 后来被传加入 Dolce&Gabbana,目前担任意大利时装品牌 Golden Goose Deluxe Brand 的董事会主席。

《纽约时报》时装总监 Vanessa Friedman 在题为《小心,Frida Giannini 离开 Gucci 告诉我们的事》的文章中认为,当时时装设计开始出现实用穿的趋势,包括 Nicolas Ghesquière、Hedi Slimane、Raf The西蒙斯等设计师的设计风格比之前的设计师更贴近人们的日常生活。 Frida Giannini 最初凭借职业女性形象颠覆 Tom Ford,以百慕大短裤等日常服饰确立自己的风格,应该是这一潮流的发起者之一。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她逐渐落后,变得令消费者“不满意”。 “相关”,除了竹节包等标志性元素外,品牌并没有说出更多实质性内容,这或许就是Frida Giannini惨遭淘汰的原因。

然而,这显然不是问题的根源。

著名选角导演詹姆斯·斯卡利在《每日前排》上反驳了凡妮莎·弗里德曼的文章,称人们不需要粉饰弗里达·贾尼尼。 她的Gucci设计还不错,但是很无聊,而且和她自己一样,没有吸引力。 那个地方。 他认为时尚关乎欲望,有自己的世界,如果人们不能相信设计师创造的世界,他们就不会购买他们的衣服。 光有漂亮的衣服还不够,创意的核心是围绕产品创造一个完整的世界,激发消费者的欲望。

在市场策略方面,路透社也总结了Frida Giannini时期Gucci失败的原因。 首先是缺乏创新。 除了在竹包上做文章,没有任何突破性的创新。 二是价格涨幅过高,4至5年涨幅超过40%,市场定位存在偏差。 还有分析师认为,2010年至2012年间,Patrizio di Marco和Frida Giannini最先要求升级手袋的市场定位。 然而近两年,虽然奢华的内涵进一步提升,但成衣系列却没有跟上进度。 这反过来又影响了包的性能。

正如不久前 Raf Simons 和 Calvin Klein 分道扬镳一样,Frida Giannini 和 Patrizio di Marco 与 Gucci 的分道扬镳也成为时尚商业史上非常关键的时间点。 如果没有这一章的结束,后续由Gucci引发的奢侈品寡头大战和时尚界洗牌就不会发生。 经过内部整合和动荡,Gucci最终推出了新业态,以Alessandro Michele为代表的“新创意”,以及Marco Bizzarri的“新管理”,给了创意总监宽松的空间和慷慨的营销支持。 创造了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第二波跨越式增长。

回顾奢侈品牌的发展史,个人力量的发挥或限制往往是行业宏观趋势的具体体现。 如果不能排除时机的因素,人们很难对Frida Giannini到底是能力平庸还是运气不好下定论。 毕竟,跨过千禧年的Frida Giannini在掌舵品牌的十年间,见证了时尚界从与大众保持距离的光鲜时代到民主化时代的巨变。 该行业可以像卡尔·拉格斐 (Karl Lagerfeld) 一样保持不变,而不用担心变化。 清朝的创意总监很少。

创意总监的成败与品牌内部管理架构、行业结构和时机密切相关。 在像 Raf Simons 这样拥有优质口碑的创意总监屡屡遭遇“失败”之后,人们的好坏标准发生了变化。 与历史表征相比,现在人们似乎更倾向于着眼于未来会发生什么。 法国巴黎银行奢侈品业务主管卢卡·索尔卡表示,“管理人员离开是很自然的事,但品牌将继续存在。”

因此,当今充满不确定性的时尚界,为Frida Giannini的回归提供了契机。 当然,Frida Giannini清楚地意识到,四年后的时尚界将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新世界。 如果说四年前她还无法为Gucci打造一个对消费者足够有吸引力的“欲望世界”,那么四年后当“欲望”被社交媒体放大并成为货币时,Frida Giannini面临的则是一个新的现实其中顺序被完全颠覆。

这是一个社交媒体意见领袖跨界时尚的时代,而不是专业设计师、甚至明星创意总监的时代。 残酷的是,最致命的不是平庸的设计,而是平庸的个性。 时尚界一直很欢迎Alessandro Michele有些古怪的性格,而像Frida Giannini这样在设计团队中成长起来、“独来独往”的设计师,最迫切需要摆脱平庸的标签。

更令人好奇的是,既然Frida Giannini清楚地意识到了目前的情况,那么什么样的立场会让她打算再次“加入世界”呢? 这给她下一步的行动增添了更多的悬念。 在新的竞争格局下,有分析人士甚至猜测Frida Giannini的突然回心转意可能与开云集团的竞争对手LVMH有关。

47岁的Frida Giannini或许可以参考55岁的现任Dior创意总监Maria Grazia Chiuri的发展轨迹。 她们不仅都是少有的女性创意总监,而且还擅长配饰设计。 巧合的是,他们都有一个女儿。 后者于2016年接替Raf Simons担任创意总监,此前他曾在Valentino工作了17年,可以说是大器晚成。

近两年来,Maria Grazia Chiuri以女儿为灵感,通过一系列年轻化的创新举措,为Dior带来了新的活力和女权主义。 虽然其设计风格遭受了一些争议,但出色的销售数据使其逐渐坐稳了创意总监的角色。 这似乎表明,大器晚成并不意味着态度保守。 与平庸相比,时尚界迎来了大胆的突破。

在人才饱和的时尚行业,那些出局、不愿退休的创意总监,如果不能带来与时俱进的最新理念,无疑会失去最后的机会。 那么,Frida Giannini 能否成为下一个 Maria Grazia Chiuri?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