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正在数字化品牌化洗礼下实现价值跃升——江苏高端纺织奋力冲击“世

培育和发展先进制造业集群是提升区域竞争力的重要途径之一。去年11月,工信部公布第三轮先进制造业集群决赛优胜者名单,纺织产业规模占全省总量近七成的苏州市、无锡市、南通市高端纺织集群,入选全国纺织领域唯一的国家级先进制造业集群。

日前,苏锡通国家高端纺织先进制造业集群创新发展大会、全省高端纺织集群重点企业家圆桌会议、第十六届全球纺织服装供应链大会等在苏州市吴江区盛泽镇同步举办,政企学商代表齐聚“丝绸纺织之都”,共同聚焦高端纺织集群如何奔向“世界级”,引领纺织服装大省转型升级。

纺织服装产业是江苏省传统优势产业和重要民生产业。今年1—8月,全省纺织行业实现营业收入6234.4亿元,同比增长0.9%,增速高于全国5.2个百分点,在全国占比超1/5。

尽管体量大,但纺织服装产业属于典型的资源、劳动密集型行业,长期以来处于制造业中低端位置,产品同质化程度较高,行业竞争激烈。“江苏纺织产业规模总量、产业链完备度、龙头企业数量在全国具有领先优势,但与现有体量比,我省纺织服装品牌建设和区域品牌产业化还有欠缺。”全省高端纺织集群品牌服装家纺产业链专委会专家认为,突出表现在世界级知名品牌少,品牌附加值、国际影响力还不够高。

而这正是提升的空间所在。专家表示,纺织服装制造业品牌价值链条长、资源整合强、吸纳就业多,这些属性也让高端纺织成为江苏建设世界级产业集群的关键领域和突破口。

近年来,原料成本上涨、环保要求提升、国际环境复杂等多重压力叠加,倒逼纺织行业加速转型升级,“危”中求“机”。

一家纺织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从原料看,上半年,国内棉花市场整体呈现上涨趋势,加之今年棉花产量预期偏低,刺激了供应端挺价,棉花价格“居高不下”;另一方面,国际市场阻力增加、国内市场需求不平衡,常规纺织品种异常内卷,商品价格走低,“‘一升一降’,导致企业压力进一步增加。”

“我们主要产品是纱、布两大类,今年以来调整经营决策,加强国内外市场开拓,全部产能开足,特高支圆领T恤成为夏季时尚爆款,同时推出天然素纤维、麻混纺、绢丝混纺等特色产品,营业收入同比提高近18%,其中国内销售额增长45%。”无锡一棉纺织集团董事长周晔珺透露。

今年前三季度,全链条发展的恒力集团加快产业用涤纶工业丝开发,纺织板块利润与去年持平,化纤板块利润增长30%。恒力集团化纤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赵金广直言,这在业内已实属不易,“第四季度的不确定性仍然很大,需要全行业共同努力‘突围’。”

作为中国纺织业的重要发祥地之一,目前,我省纺织产业拥有规上工业企业7200多家、从业人员近100万人,形成从纤维、纺纱、织造、印染到服装、家纺、产业用纺织品,以及纺织机械装备在内的完整产业链条,纺织家底厚实。

苏州、无锡、南通三市产业链完备度尤为突出,龙头企业数量全国领先。在细分领域,苏州丝绸化纤、无锡棉毛纺及服装、南通现代家纺产业已具有较强的全球知名度。近年来,地缘相近、产业互补的三市纺织产业逐步集聚、成群发展,成为我省纺织产业高质量发展的领头雁和应对产业链供应链安全威胁的主力军。

位于海安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常安现代纺织科技产业园,是海安、常熟两地共建的省级南北合作园区。园区已集聚38家纺织业专精特新名企、外资纺织业强企,包括从常熟、苏州引进的各6家,以及从南通引进的12家企业。“园区在纵向上推动纺织产业链、供应链协同共进,在横向上推动企业优势互补,形成差异化、多样化发展格局。”常安现代纺织科技产业园管理办公室副主任涂祥俊表示。

全国纺织行业首家、化纤领域唯一一家国家级制造业创新中心,同样位于集群内。“创新中心在集群的合作网络中扮演促进组织的角色。”江苏新视界先进功能纤维创新中心有限公司董事长梅锋介绍,目前中心整合汇聚了全国160余家聚酯纤维产业链、聚酰胺纤维产业链、高性能纤维产业链领军企业、高校院所、科研机构,平台辐射国内9000余家企业,实验设备共享比例达90%。

记者了解到,为加强区域性合作,苏锡通三地建立高端纺织集群工作协同推进机制,由苏州市主要领导负责,三市工信局牵头,其他有关部门参与。“集群并非产业简单叠加,而是优势互补、错位发展,带动全省高端纺织产业发展。”省服装协会负责人表示,活力强、发展快的区域产业集群,正是我省纺织产业优势所在。

世界级产业集群是全球竞争的新热点,也是体现国家产业竞争优势的标志。面对新挑战,以苏锡通高端纺织集群为代表的江苏纺织业在拥有完整产业链的基础上,如何突破“天花板”、走向“世界级”呢?

远近闻名的罗莱家纺,旗下拥有约20个各类品牌,连续18年荣列家用纺织品类产品市场综合占有率第一。“创新研发是公司的生命线。”罗莱生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执行董事陶永瑛告诉记者,2017年罗莱推出“超柔核心技术”;2018年,公司与中棉所合作研发,推出专属“中棉罗莱1号”长绒棉种,2020年成功产业化,目前已逐步替代进口棉原材料,未来将以此打造更多超柔床品。在独家科技加持下,上半年,罗莱实现净利润2.84亿元,同比增长27.69%。

各地在引导企业创新发展上不遗余力。“我市支持企业在纺织先进新材料、高端技术装备等领域完成对技术熟化、中试验证等瓶颈的创新攻关,单个项目给予最高500万元补助。”苏州市工信局消费品工业处处长万宇说。

在无锡一棉的智能化车间,基本已经实现“智改数转网联”的全环节覆盖,总部智能化设备覆盖率达80%以上。经过两化融合、“智改数转”,百年老厂焕发新活力,生产效率提升30%,工人劳动强度降低60%,用工成本降低40%。

周晔珺说,近年来国内消费市场升级趋势明显,无锡一棉不断加强技术创新、管理创新、产品创新,建设了智能化车间、大数据分析平台,采用先进的紧密纺纱技术,一举让特高支纱线产品跻身世界领先水平。

“红豆0感舒适衬衫采用中奥两国联合研发的混纺面料,柔软、亲肤、透气,库存不多,喜欢的家人们抓紧下单哦。”在红豆男装直播间内,该产品一直是带货“主打”,去年一经推出便引爆市场,获得全网电商平台衬衫品类单品销售第一,目前单品销量超80万件。

采访中,品牌化是最多被提及的话题。“除了一家家品牌的提升,更要促进区域品牌的产业化。”专委会专家建议,行业协会、地方政府、龙头骨干企业要加强协同联动,支持和指导各地结合区域优势和产业基础创新发展,不断向全球纺织产业链与价值链中高端迈进。

位于苏沪交界处的花桥晨风时尚创意产业园,瞄准创意设计这一价值链高端环节,率先在长三角构建了一条集品牌总部、人才培训、独立设计师工作室、设计研发生产、直播平台等于一体的时尚创意产业链,叫响了时尚创意的品牌口碑,杭州亚运会开闭幕式服装就是在这里设计制作的。

如今,电商对于很多纺织服装企业来说,已经从“新赛道”变成“主赛道”。2014年起,雅鹿对商业模式进行彻底变革,从传统的重资产生产型企业,转型为轻资产品牌服务型企业,今年1—9月,雅鹿服装板块全渠道销售金额突破80亿元,线上电商板块增速尤为迅猛,其中抖音平台销售同比增长达105%。

“企业整合资源的能力有多大,就能做多大。将电商与数字技术结合,为雅鹿提供了新的发展路径。”雅鹿集团研发总监黄斌介绍,公司聚合品牌方、平台方、供应商、经销商四方生态资源,目前已合作供应商450多家、分销商2300多家,线家,并还在发展壮大中,实现了品牌的“蝶变”。

各地正加速为新业态搭建适配的新载体。“高端纺织是南通重点打造的六大产业集群之一,也是我市最具标识度、最有代表性的产业集群。”南通市工信局副局长储育新介绍,今年1—9月,该市1456家高端纺织集群规上企业实现产值1494.4亿元,同比增长16.1%,新兴业态成为稳增长的关键。

6月16日,位于南通市通州区的金太阳纤意坊直播生态中心启动,成为全国首家家纺家居类目直播电商闭环载体。目前,南通已经打造了纺织电商产业园,建有“91家纺网”“找家纺网”等平台,还加大对电商应用企业、直播大赛的扶持,“我们希望让南通家纺以更多元的新零售方式走进千家万户。”储育新说。

几年前,波司登砍掉冗杂产品,回归羽绒服主航道,实施“高端化”战略,短短几年再次引领羽绒服风尚,但这并没有让波司登满足。

“我们现在是‘中端以上,高端未满’。”波司登集团副总裁王晨华坦言,波司登在国内已经可与国际一线大牌打擂台,但品牌国际化尚未突破。他希望政府部门在品牌创新、市场拓展等方面给予更大力度的针对性政策扶持,对品牌参加展会、进行海外品牌推广、评选国际奖项、发展跨境电商、建设海外仓等给予专业支持和指导。

“要发挥集群优势,以强育强,抱团出海。”作为全省高端纺织集群品牌服装家纺产业链专委会专家,陶永瑛直言,目前南通家纺乃至全省家纺产业的痛点是“大而不强”,与现有体量相比,各条产业链、各环节上出现的知名品牌、冠军企业不多,她建议成立“国际家纺产业链冠军联盟”,强强联手、协同增效,在细分市场内打造更多国际领先、有全球竞争力的品类和品牌。

“我们研究形势、理清思路,确定了以‘一带一路’为支撑,推动产业链国际化、加速全球产业布局的目标。”无锡市工信局副局长辛永峰表示,该市全力支持纺织企业加快制造产能与高端资源的全球化布局,推动产业链、供应链高水平对外合作,让优质品牌“走出去”,扩大全球市场影响力。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