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追网红了时尚界的大佬你认识几个?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时尚界向来变幻无常,时不时就有才华横溢的设计奇才问世,也有视服饰为艺术为生命的鬼才骤然凋殒。然而,不管时尚圈如何风起云涌,有几位大Boss永远坐镇着时尚江山。

提起卡尔拉格斐,也许大多数人会有点茫然,但是说到“老佛爷”你也许会恍然大悟“就是那个束着小辫、一头发亮银发,永远带着一副墨镜,穿着高领白色衬衣、黑色修身夹克的老佛爷?”

他永远像“吃饱人参”一样精力旺盛,他精通德、英、法、意文,且时常妙语连珠。情迷传统,又憧憬未来,被媒体誉为“当代文艺复兴的代表”。

他执掌国际三大奢侈品牌,他是Fendi的首席设计师,也是Chloe和Chanel的设计师兼艺术总监。

他还是舞美师,报纸发行商,时尚编辑,摄影大咖,作家,演员,导演,行为艺术家,以及公认的造星大师……但面对这些耀目的头衔,他更倾向于把自己的第一天职称为“创造者”(createur)。

21岁展现惊人的时尚设计天赋,31岁成为知名品牌Chloe的设计师。32岁将Fendi推到了高级时装的一线岁拯救几近濒死的Chanel。而后,他的名字本身就成了金字招牌。在他的运筹帷幄下,手中的三大品牌一跃成为巴黎时尚圈的中流砥柱。

曾有位预言家对他父母说“你们的儿子将来会成为教士”,但并未指明具体教派。结果,这个永远穿着白衬衣的男人成了造物主,公认的时尚教皇。

他的每次出现都像凯撒大帝要展示兵器,媒体纷纷如权臣般接踵而至,热情无比的同时也毫不掩饰对他的追捧 :“当代设计界有数不清的奇才, 然而卡尔拉格斐, 永远只有一个。”

也许你没听过安娜温图尔,但一定看过《穿Prada的恶魔》。“人未进公司,咖啡、午餐已经准备好,下属慌得团团转;命令永远只说一次,助理24小时开机候命;台风天气,机场所有航班停飞,她要助理弄台飞机来。”没错,安娜温图尔就是她的原型。

现实中的她不穿Prada,只穿Chanel。全世界的时装设计师都在拼命巴结她,自愿为她奉上免费的时装和饰品。已在位21年之久,执掌着美国时尚界的生杀大权,她就是《VOGUE》美国版主编 安娜温图尔。

至于她的权势为什么这么大,我们首先来说说《Vogue》。作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杂志,它的全球读者已达到了2300万,跟《Vogue》相比,美国卖的最好的杂志《》100万的粉丝量瞬间被碾压。这么说吧,执掌着《Vogue》的安娜温图尔能分分钟捧红一个时装品牌或设计师,也能分分钟砸了他们的饭碗。

她的地位高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程度,即使她要求全球四大时装周调期,也没人会说个“不”字。事实上她还线年,她就曾经要求米兰时装周改期不是因为有什么急事,只是因为她着急回家。

安娜温图尔从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当年她在与《VOGUE》主编Grace Mirabela见面时,后者问了他想要的职位,她直言“你的。”这场面试最后不欢而散。不过后来她果然做到了这点,并使《Vogue》成为了“时尚圣经”。

关于温图尔的冷酷和独断专行,有无数的段子在业界流传:公司的实习生和她说话时不许看她眼睛;任何下属都不能和她坐同一部电梯。

在设计师眼中安娜温图尔就是一个会点石成金的女巫。约翰加利亚诺当年就是获得她的青睐而坐上了迪奥的王座;是她说服LVMH找马克雅各布斯做设计总监;华裔设计师Alexander Wang也是因她的关照才成立了工作室。传闻时尚圈中的设计师们都在等一个电话:“安娜想看看你的新衣服。”如果接到这个电话,那么你就成名有望了。

说到维维安韦斯特伍德,就不得不提到去年让人震惊不已的一则新闻,新闻是这样写的:

为了反对政府使用“水力压裂法”开采页岩气。74岁的她直接把装甲车开到首相家门口,和一众者手举标语,高呼。不过这对一辈子离经叛道的她真算不上什么大事儿。

西太后,是时尚界对朋克教母Vivienne Westwood的爱称。为什么叫做西太后?大约是因为她名字里有一个West和不可替代的时尚地位吧。 Vivienne Westwood 作为一名设计师,爆炸性的打破了英国人沉闷死板的穿衣风格,同时也让英国母亲们持续牙疼了30年。早年,她更是推动现代潮流的先驱,朋克风格的教母级人物,在当年的主流时尚界引起了震撼的浪潮。

她的风格用最简单的俩字概括就是“反叛”,西太后在创业之初曾讲过一句话“我的兴趣所在,就是考虑反叛,我们想以此惹恼英国佬。

西太后曾一度信仰无政府主义。她的服装设计也成了这种精神的代表一群“无政府意识和无性别意识”的人,找到了着装的信仰。西太后用她骨子里的荒诞、夸张与不羁,祭出了反体制的权杖。从此以后的世界时尚圈里,一种全新的震撼风格,得以发出朋克音乐般强悍声音。

2013伦敦春夏时装周,为提倡环保精神,72岁的她亲自上阵压轴走秀,身上的写着Climate Revolution(气候)的标识。她呼吁人们无需购买她的衣服,以减少资源浪费。

2016春夏时装周,放荡不羁的西太后更是把秀场直接变成一场大,74岁的西太后再一次证明年龄只是个数字。

Vivienne Westwood曾在她的自传中说道:“ 一个人唯一可能影响这个世界的就是通过非流行理念,这种理念是现实时间的颠覆者。”

当你走在纽约街头,碰见一个骑着自行车的老人,拿着一个已然过时很久的照相机,走走停停捕捉着街头的奇装异服之时,千万不要以为他这是不务正业,因为,他是街拍之父Bill Cunningham。

从37岁起,Bill就每天抱着相机在大街上拍照,风雨无阻这一拍,整整50年。

在《纽约时报》上,有个叫「On the Street – 在路上」的专栏,它已有38年历史,且在世界时尚圈有着呼风唤雨般的地位。纽约街头的穿着正是借着它传遍全球,成为整个服装行业样本,纽约时装周也才能名列四大时装周之一。

而On the Street的御用摄影师,正是比尔坎宁汉。养活无数人的「时尚街拍摄影师」行业,就由这个糟老头一手创建。50年来,任何流行趋势都难逃他的双眼,他就是个行走的时装博物馆。

能被Bill拍摄一次,是时装业内的至高荣耀。前文讲到的“时尚女魔头”安娜温图尔曾说:“我打扮自己,就为进入Bill Cunningham的镜头。”

更多的人连被拍的资格都没有,只能拼命合张影。例如安妮海瑟薇和蕾哈娜,见到这个驼背老头,自觉贴上来正名自己懂时尚。

然而这个在国际时装圈中的泰斗,被巴黎时装周视为珍宝的Bill Cunningham却为了保持独立,保持工作的客观性,坚持只拿维持温饱的薪水,衣食住行简朴到令人无法相信。

每一季去巴黎看秀,Bill Cunngham都自掏腰包。别人住五星级酒店。他住郊外的小旅馆,搭地铁,骑自行车去秀场。而且,永远穿着只值20块钱的蓝色环卫工。

甚至没有独立住处,Bill只能与几个老艺术家一起,栖身于纽约卡内奇音乐厅内。Bill蜷缩在一间堆满文件柜的小屋里,没有电视电脑,唯一家具,就是一张1.2米的单人床。

Bill Cunningham本可以靠一张照片赚到千金,过上富足的生活。但他眼中只有时装,时装,时装。

每到傍晚,孤独的骑着单车辗转于各个慈善晚会,但却固执得从不接受主人的宴请,甚至连杯水也不喝。他只是单纯用相机记录下各种美。

很难想象没有这些疯狂的人,世界会变得多么无趣和枯燥。也很难想象有人像他那样这么真诚而固执地,不带任何虚荣、名利地去捕捉那些动人的Street styles。

如果时尚世界没有汤姆福特,那么它就一定有必要去创造一个出来。聪明,英俊,富有魅力,有着从无过失的完美品味,他就像个天生的服装设计领域的主宰者。

被誉为时尚界的奥斯卡的CFDA大奖,汤姆福特目前已斩获6个,包括去年的终身成就奖。汤姆福特曾说:“全世界没有人没听过我的名字。” 这听起来有些绝对,但是在时尚界一定如此。

他曾凭一己之力挽救了岌岌可危的Gucci,并使之奇迹般地成为世界时尚界的宠儿。1999年,汤姆福特还与GUCCI公司的总裁德.索勒先生一起,成功收购了法国名牌YSL公司。

汤姆福特曾说“设计界不乏真正的艺术家,我崇敬他们,而我是个商人”。的确,去年全球仅Tom Ford的眼镜就卖出去了一百多万副,这相当于在美国卖出了一个白金唱片的销售纪录。每副Tom Ford眼镜标价350美元,也就是说,仅眼镜零售业务,他就给公司带来约3.5亿美元的收入。

如果说每个设计师都有着独一无二的特质,那么汤姆福特在这件事上绝对无人能及。

早在还没成名的时候,他就习惯在海滩上散步,撞见了“女魔头”安娜温图尔后,他才反思了一下“脱,还是不脱”这个并不怎么严肃的问题。而后他在Gucci和YSL任职期间,所创造的广告形象也都至极。

要说他近年来令人瞩目的事迹,就是他将克里斯托弗-伊舍伍德64年的小说 《单身男子》搬上银幕。

汤姆福特的同性恋人Richard Buckley是Vogue Homme的前总编,两人相恋长达24年。同居三年后,Richard Buckley被诊断出咽喉癌,但是这丝毫这并没有动摇两人的爱情。

关于这部电影,他这样解释:“当你从电影院里离开,它会给你思考。我想告诉观众,世上发生的一切都有理由,万事互为牵绊。这就是电影里乔治会顿悟的原因,在某一刻,所有事情对他而言,都有了特别的涵义 他本可以再活二十年,找到新男友,但他对生命的理解不可能比那一刻更深刻。生活给他上了一课,他选择了死亡。死亡是我们所有人的电影结局,是你的电影,也是我的。”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