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导航

京剧名作《捉放曹》已有整整200年历史,是京剧老生谭余一派的代表作,取材自《三国演义》中陈宫与曹操的经典故事,展现了中国古代士大夫的为人哲学和一代枭雄的人生际遇。要搬上大银幕,如何将“古典之举”变“应式之道”是导演滕俊杰一直思考的问题。面对舞台“写意”与影像“写实”的终极矛盾,他延续了费穆导演“布景为实,表演为虚”的创作手法,坚持“京剧为魂,电影为用”的创作原则,实现了戏剧艺术与电影功能的美学统一,让经典的国粹京剧艺术富有创新性地赢得了更具魅力的大银幕绽放,进一步推动了戏曲艺术的创新性发展和传统文化的对外传播。

影片由上海京剧院京剧名家王珮瑜领衔主演,国家京剧院名净王越共同主演。耳熟能详的故事、舞台与影像的艺术性结合、最先进的电影技术,使其成功出圈,试映期间便一票难求,并荣获第17届中美电影节金天使奖、第35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戏曲片的提名。

著名戏曲理论家张厚载曾用“假象会意,自由时空”来概括京剧艺术的特征,这引起了国内最早对于京剧特征的探讨争论。“假象会意”指戏曲表演的“写意性”与“假定性”,“自由时空”则是指京剧舞台调度的“灵活性”与“创造性”。

在京剧《捉放曹》的舞台上,大部分的场景由一桌二椅组成,舞台设计简洁清晰,秉承着戏曲的“写意”风格,舞台没有光影变化,观众对场景的想象通过演员的表演实现,所谓“布景出在表演里”。有规律的程式动作以及观众的想象意境共同组成戏曲舞台的审美特性,但虚拟的舞台表演会削弱观众的情感介入,提高京剧受众的观看门槛。

而电影是空间的艺术,“写实”更是电影创作的重要原则。影片《捉放曹》的场景按照一比一的实景搭建,能够瞬间拉近与观众的距离。中牟县城门、公堂、吕家宅、旅店都还原了色彩鲜明真实美观的布景,让观众的想象变得可视。同时,在重要的三折戏前,导演都会用延展性的大全景镜头交代背景,营造真实的幻觉,所谓“表演出在布景里”,其带给观众的沉浸度和感染力是虚拟的舞台所无法实现的。

戏曲的虚拟性还体现在通过演员的动作来表现舞台上不存在的事物,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曾把中国戏曲的表演动作称为“有规律的自由动作”。如“骑马”,舞台上并无真马,演员需要通过程式的动作表演,使观众产生有马存在的感觉,这种虚拟性的表演就是把现实生活变为诗化意象的过程。电影《捉放曹》便保留了诗化意象的表演,在影片中陈宫与曹操并无真马,而通过手拿马鞭以及程式化的动作表演骑马状态。从第一次陈宫跟随曹操骑马出中牟,面对小吏的质疑,陈宫用手示意曹操先走,影像分别运用特写、近景、中景镜头展现了三者之间的矛盾,为后续陈曹二人关系转变埋下伏笔;再到曹操错杀吕家家眷后威胁陈宫逃走,曹操骑马在前,陈宫在后,通过正反打镜头暗示陈宫对曹操开始产生怀疑和动摇,生出警惕之心;最后到宿店时,陈宫在知道自己错认奸臣为忠良后将马牵出,连夜逃走。不同景别间的镜头切换以及180度平摇镜头将陈宫“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空恋花”的悔意与无奈表现得淋漓尽致。

京剧听道理,电影看人生,戏曲电影的创作离不开对于故事内核的打磨。影片围绕着陈宫从“正义”“侠义”“仁义”出发的“捉”“放”“逃”,曹操从英雄到奸雄演变的“捉”“放”“杀”而展开,其中人物关系的变化和矛盾冲突是整部剧最引入入胜的地方。在舞台上,演员依赖锣鼓节奏,通过大段唱词和动作交锋将矛盾紧张的情绪直白地表达出来。而在电影中,导演在满足京剧表演工法的同时,聚焦于演员的眼神功力,将静态叙事转变为动态,加深了人物之间的调度链接,反而能将人物形象刻画得更立体多元,富有感染力。

东晋画家顾恺之在《世说新语·巧艺》中提出“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阿堵”是人的眼睛,是最能反映人物精神气质的所在。在剧场中,由于舞台和观众的距离限制使得观众没办法看透演员眼神的细微表达,眼神传递的意蕴也就被消减了,但在电影大屏幕上,导演运用蒙太奇和特写镜头的表现手法聚焦演员眼神戏,在“捉”“放”“杀”“逃”等重要情节放大演员内心活动,充分展现角色“有感而发、由内而生”的眼神状态,在充满功力的演员们的演绎下,使陈宫与曹操之间的“动摇”“犹豫”“震惊”“威胁”“后悔”等情绪直穿人心,直触心底,成为全片情节推进的重要引擎、剧情升华的精彩戏眼。

除了演员表演上的塑造,角色的成功之处还在于人物故事线的首尾呼应和动感叙事。导演在影片中运用了两次闪回记忆的手法,在舞台版中,曹操被全城缉捕的原因通过开头唱词交代,但在电影中,导演以“尊古”和“创新”为前提,设计了一段原作中没有的“曹操刺杀董卓未遂,被追杀仓皇出逃”的画面,在不破坏程式的前提下改良了传统京剧舞台静态亮相的开场,弥补了故事情节的空缺。第二次闪回则是曹操杀了吕伯奢后,黑白画面插叙了吕伯奢招待二人的温情时刻,热情与冷酷的对比加之王珮瑜细腻丰富的唱腔,将陈宫错把奸雄当英雄的悔恨、自责、无奈、进退两难的情绪表达得淋漓尽致,为观众对曹操人物角色从“英雄”到“奸雄”的形象转变提供了“解读密码”。

让·米特里认为任何电影影像都包含三层含义,即影像的知觉层、叙事层和诗意层面。这就要求电影影像不仅要故事前后连续,更要使它展现的东西有别于客观现实本身,能够体现出主体对情感、思想、意念以及哲理的认识,包含着可供人们仔细品味解读的审美价值和意义。

电影《捉放曹》非常注重影像的诗意层面,影片的片头就具有明显的诗性“意味”,竹笺卷轴缓缓展开,呈现一幅幅手绘的彩色泼墨画,以全片剧情的时间流为贯穿线,将中牟县城至最后的郊野宿店用连轴面的方式倒叙呈现,为全片奠定了清新古典韵味的同时又透析出了当代用意。而在空间氛围的营造上,导演则擅用意象符号,强调动态天象的寓意表达,从故事开篇奔涌的满天乌云到结尾时夜晚浮云中的一轮明月,首尾呼应,突出表达了国粹京剧的深意内涵和多重意味。

影片不仅通过意象符号来进行诗意表达,更是运用影像的新技术,超越文字与台词,直接打破了影像与观众之间的界限与隔阂。早在1921年,电影人顾肯夫宣称“影戏的原质是技术、文学、科学的三样”,强调了技术之于电影的重要性。导演滕俊杰始终坚持以新理念、新科技为用,格外重视电影科技带来的变革力量,2019年,他用8K超高清电影技术开始了京剧电影《捉放曹》的全流程拍摄与制作,以相当于高清电影16倍、4K电影4倍的超高清晰度、超宽色域度再现历史传奇,让演员的发丝、每个细微的表演神态都有着大大超越舞台表演的纤毫毕现,使之更加生动、真切,从而使观众产生全新的沉浸感和视听满足感。他曾多次在采访中提到福楼拜的一句名言:“真正的艺术与技术是一对孪生兄弟,它们常常在山脚下分手,又在山顶上重逢。”而他也真正做到并见证了最前沿的科技与最经典的国粹艺术的重逢与结合,将国粹之韵、科技之美、文化之魂充分展现,是又一次传统艺术的创新性审美与宏扬民族文化自信的成功实践。

“苍茫人间事,真假谁鉴察。丈夫思报国,青衫走天涯。捉曹又放曹,千古争共话。英雄何在,且看浪淘沙。”在影片的最后,银幕的左侧呈现了两百年来主演过《捉放曹》的京剧名家的老照片和生平经历,伴随着影片中陈宫扮演者王珮瑜所演唱的《浪淘沙》,一幅时空画卷缓缓展开,梨园智慧与现代科技绽放的光华流淌进每个观众的心里,熠熠生辉。

近年来,河北省在大力推进开放共享城市绿地建设过程中,坚持规划建绿,合理布局城市各类绿地,因地制宜推动公园、游园、广场等公共绿地建设,见缝插绿、见缝造景,推动城市绿化由绿地面积增长向绿化品质提升转变,满足群众休憩、锻炼、娱乐等需求。

当日,廊桥保护三年行动计划在浙江温州泰顺县启动。启动会上,与会专家和嘉宾围绕廊桥的文物调查研究、系统性保护、非遗传承、活化利用等议题展开研讨。启动会上,与会专家和嘉宾围绕廊桥的文物调查研究、系统性保护、非遗传承、活化利用等议题展开研讨。

2000多年后的2014年6月,由中国、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合申报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以联合申报的形式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丝绸之路项目,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的丝绸之路54个廊道中第一个成功申遗的项目。

10月15日,一名视障人士在云南省图书馆视障阅览室内使用助视器辅助阅读。近年来,云南省图书馆视障阅览室不断完善丰富盲文书籍,增加配备纸质图书智能阅读器、盲人听书机、盲人电脑、助视器等盲用设备,助力视障读者共品书香。

10月15日,在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左翼中旗腰林毛都镇一家“粮食银行”,司机驾驶运粮车卸粮(无人机照片)。当下正值内蒙古通辽市秋收时节,通辽市农村的大小收粮站全力收储粮食,同时推出“粮食银行”业务,农户将收获的粮食存入收粮站后,可根据粮价随时交易,大大方便农户存粮、取现、兑换。

金秋时节,位于北京市密云区的司马台长城点缀着绚丽多彩的植被,更显壮观迷人。金秋时节,位于北京市密云区的司马台长城点缀着绚丽多彩的植被,更显壮观迷人。金秋时节,位于北京市密云区的司马台长城点缀着绚丽多彩的植被,更显壮观迷人。

当日,来自俄罗斯、巴基斯坦、摩洛哥、法国等8个国家的20多名来华留学生走进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竹泉村,体验活字印刷、草编技艺、烙煎饼、做香囊等传统手工和非遗项目,零距离感受中国乡村文化魅力。

10月13日,“圆明园石柱回归展暨2023北京公众考古季”开幕式在北京圆明园博物馆举行。10月13日,“圆明园石柱回归展暨2023北京公众考古季”开幕式在北京圆明园博物馆举行。10月13日,“圆明园石柱回归展暨2023北京公众考古季”开幕式在北京圆明园博物馆举行。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