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写作 | 如何写动态人物?

动态人物——通常是主人公——在故事的过程中会经历重大的内心变化。通常,这种转变是通过他们的个性、行为、观点或对生活的理解的发展来体现的。

我在《零基础学写作的20个步骤》系列中强调,人物的塑造包括两个大的方面:首先是人物建立,然后是人物发展。动态人物的建立是他们在故事中获得发展的关键。因为整个人物弧所描绘就是动态人物在叙事中的变化历程。

因此,在人物的这一部分,有必要进一步了解动态人物的写法,对于许多作家来说,特别是新手作家,这将是决定故事成败的关键。

在日常生活中,人确实会变,但通常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或者是因为他们达到了某个特定的转折点,如上大学或退休。然而,在小说中叙事弧所代表的情节往往都是关于某些特殊时刻的:当人物面临严峻的环境并适应的时刻。

例如,在《深夜小狗神秘事件》中,克里斯托弗发现他的父亲杀了一条狗,而他的母亲并没有像他之前认为的那样死了,而是与邻居的前夫住在伦敦——这些事件肯定会改变人物的世界观。

克里斯托弗之所以经历了变化,是因为他在小说的开头发现了一只死狗,并决定找出杀死它的人。他对答案的追求使他踏上了相当长的旅程,在这个过程中他遇到了许多个人障碍。为了克服这些障碍,解开谜团,然后接受所发生的一切,克里斯托弗不得不脱离天真,变得更加独立——这些变化激发了他对未来的新希望。

克里斯托弗的轨迹在许多小说中都看得到:这种浓缩的、戏剧性的转变,由人物的目标启动,并由他们在努力实现该目标时面临的个人障碍带来。因此,不是那种发生在普通人生活中的变化。但这种变化确实对现实的某种反映和投射,读者之所以对故事着迷,是因为他们看到了站在人生十字路口的主人公,希望从他们的决定、选择和经历中获得一些对自己人生的启示。动态人物的魅力就在于此。

提到变化,许多作家往往会往大的方面去想,浪子回头,惊天动力,轰轰烈烈。这样史诗般的改变当然吸引人,但是小的、个人的变化才能透露出真正的现实性,并获得读者的共鸣。《深夜小狗神秘事件》特别具有内省性,并以人物为中心。人物并不总是能获得巨大的顿悟,而幡然改变。与现实中的我们一样,改变是困难的、缓慢的、有阻力的,因此也是小的、渐进的、需要努力的。不真实的剧变只会让人物显得玛丽·苏。

小说《波尔达克》系列中的德梅尔扎是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出现。在故事的开始时,罗斯·波尔达克船长把德梅尔扎从街头的争吵中救出来,并雇她作为女仆。脏兮兮、衣衫褴褛的德梅尔扎的人生轨迹从此改变。读者可能会期待丑小鸭式的转变,但事实并非如此。德梅尔扎越来越融入自己,并展现出自己的美丽,但这是渐进的变化:她在努力适应新的世界,仍然是笨拙的,格格不入的。

即使后来她嫁给了罗斯,学会了阅读和淑女的行为举止,她仍然保留了很多使性格中不拘一格的东西。她以勇敢、坚强又粗鲁的姿态出现(与罗斯以前的爱侣形成了重要的对比)以她自己的方式实现她在新社会中的归属目标。

正如前文所述,现实中的我们总是安于现状,作出改变,或者迈出舒适圈都是不容易的。一方面,人物不会说改变就改变,另一方面,人物面临任何可能的改变,首先的反应都是。

当然,有些故事的主人公可能在不发生任何变化的情况下做到全面发展,这就是静态的主人公。他们根本性的变化,更紧紧抓住自己的身份。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变化是不存在的。

《饥饿游戏》中的凯特妮丝总体上是静态的。她一开始就很勇敢、机智、有原则,并在整个故事中一直保持这种状态。即使在游戏对她的理想进行终极考验之后,也只有通过她的善良和足智多谋才能击败的制度,并带着理想完整地离开。

在安迪·威尔的《火星人》中,植物学家马克·沃特尼被困在了火星上。他很快意识到,只有靠科学知识和应变能力才能自救。然后,他遇到了一连串的灾难,这些灾难威胁着他的决心——但通过保持他标志性的冷静,并一次又一次地回到科学上,沃特尼能够生存下来,并最终逃离红色星球。

凯特妮丝和马克·沃特尼都通过坚持自己的立场和对自己独特技能和信仰的信心找到了生存的力量。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完全没有变化——只是他们所经历的主要变化是性格特征的加强,进而抵消来自外部和内部的改变。这通常是我们所说的“毅力”。

换句话说,静态人物的静态是出于他们积极地改变。这本身就蕴含了大量的动态。即便在你写一个常规的动态人物时,也需要注意到这种来自人物的力。改变总是困难的,需要付出代价或者努力的。荷花出淤泥而不染,并不是因为它就静静地杵在水中央就可以了,而是因为水底下看不见的莲藕的大量工作。静与动的美学就源于此。

就像在现实生活中,说某人“变了”并不总是一件好事。动态人物有时会在故事的过程中落入深渊,如《绝命毒师》中的沃尔特·怀特。他一开始是老实巴交、癌症晚期的高中化学教师。为了在死前挣钱,他开始制造毒品,并与黑社会犯罪集团有了联系。

在这个过程中,沃尔特·怀特的道德观在越来越极端的情况下受到了考验。沃尔特面临的每个外部冲突都有内部结果。观众看到他在善与恶之间的界限。他的初衷——即使在他死后也要保护家人——是高尚的,但他实现这一目的的手段是的。结果,沃尔特“变坏”了,并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已经成为现代人物进化的典范。

在你的写作中,并不一定总是需要黑化主人公,但当他们面临某种道德抉择的时候,试着去创造一些灰色地带,让观众自己去判断黑与白的界限。这会极大地增加人物的层次感,让他们变得更耐人寻味。同时,有些故事的反派也是亦正亦邪的,而这种深受读者喜爱的人物往往也是动态的。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